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 - 網站地圖
當前位置:主頁 > 寶雞美食 > 正文

1970年4月10日走頭頭的騾子

時間:2021-05-14 18:00 來源:寶雞新聞網 作者:寶雞新聞網 閱讀:

1970年4月10日 走頭頭的騾子


       上山的騾子平川的馬,轉彎的毛驢不用打。

      “ 走頭頭的騾子哎,......?!标儽泵窀琛囤s牲靈》開篇唱到。

       早起,丁牛和小悅在村口遛騾子。后面跟了一群驢。

       二隊的兩頭馬騾,一頭黑,一頭黃,丁牛騎在黑騾上,緩步徐行。小悅拉住黃騾的韁繩,那gou的溝子一蹶,后蹄向上翻起,刨得黃土陣陣飛揚,又一個直立,雙蹄向前踏去,收攏,穩穩地落在小悅肌肉勻稱的肩上。丁牛把頭向前一埋,黑騾跑起,停下,大叫,黃騾呼應,兩個苦大仇深的兄妹,嗚嗚哇哇,哇哇啦啦,那叫聲似驢非驢,似馬非馬,可著勁吭哧了半天,發泄過后,打著鼻響,一嘴白沫。

       騾子在陜北稀罕,公驢母馬搭配生馬騾,長得像馬,高大威猛,性烈。陜北有著名驢種,曰佳米驢,產自綏米葭地區,黑色,白腹,抗寒、耐旱、苦重、粗食。與馬騾相對的是公馬母驢搭配出的驢騾,像驢,體小,性溫順。

       陜北人不食狗肉、魚肉,但吃驢肉。佳縣、米脂有傳統,做法源自河北省河間府。鹵煮驢肉、驢板腸是有名的?!疤焐淆埲?,地下驢肉?!蔽鄂r美。最金貴的是用驢鞭制成的錢肉,切后外形是圓的,中間有孔,酷似銅錢,大補。

       我在北京時,樓下的小酒館就有賣的,記得那店主很刁,常往白酒里摻水。

       馬、驢、騾叫聲不同,馬嘶鳴,聲音長,有風度。驢是仰頭張嘴,可著勁地嚎,嚎得人一滿蹭不定。有人說騾子不會叫,把一腔怒火都憋在心里,也不對。

       鐵打的騾子紙糊的馬,騾子拉磨犁地都比馬強得多,勁大、抗硬、有耐力,可著張家河村就這么兩頭騾子,寶貝似的供著。

       上山的騾子平川的馬,轉彎的毛驢不用打。

       騾子和山羊一樣,適應黃土高原的羊腸小道,逢坡則行,遇山則登,見溝坎就繞,有平川乃疾馳。

       兩頭騾子后面的那群驢,說起來也不是善碴。尤其是那頭大叫驢,喜歡咬人,見女人咬胸部,見男人咬屁股。爾格和丁牛熟了,視為同類,沒事在黃土坡上舒舒服服地打幾個滾,一直滾到跟前,把老丁的背當成榆木樁子,可著勁地蹭過來,蹭過去,可蹭美了。

       在北京呆了5個月,回村才知道年初丁牛當了二隊隊長,小悅做了會計,兩知青掌握了二隊的政經大權。

       我們四隊知青年小不害事,tabuzhe,來到張家河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,就是個老老實實地埋頭苦干,再不想別的。

       二隊都是高中生,行萬里路,讀萬卷書。大串聯到過青海、西藏,68年扒火車去了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,被拒后輾轉來到陜北,眼界已開闊了許多,想問題的方式就不一樣。在村里干了一年,見老鄉苦哈哈的,就說,不如讓我試試,立下個軍令狀,一年不改變落后面貌,自動下臺,這事經社員大會討論,舉手通過了。

       會上也有幾個沒舉手的,其中有個叫王道,小伙身大力沉,舉300斤石墩如同兒戲。人樣又俊,村里女子都愛。

       王道就想了,倒究是誰教育誰呀?看把你能的,吃人呀?就算我沒文化,也不能把主次顛倒了吧?況且自己中意的女娃,爾格見天和知青有說有笑的,心里就憋了一口氣。

       二天挑糞,不管丁牛咋支使,王道就是貓在圪嶗里不動。

       丁牛說:“咋不動?”

       王道說:“我又沒舉手選你,我為什么要聽你的?”

       丁牛說:“村民大會通過的,少數服從多數?!?/p>

       王道說:“我就是不服從,你把我毬咬下?”

       丁牛說:“咋不要說狠話,你要是不服氣,咱就撂上一跤,誰勝了聽誰的?!?/SPAN>

       王道說:“能行,撂上一跤就撂上一跤,老子還怕你嘞?”

       “不的咱就立下個生死文書,撂死了算?!倍∨S謱⒘艘卉?,這招也不知跟誰學的,我記得俄國小說里寫有決斗,好像是普希金。

       “咋不要唬人吧,立文書就立文書,各有一條命,咋家?”話雖這么說,王道多少有些草雞,氣勢上已矮了半截。經眾人勸和,文書就不立了。

(責任編輯:寶雞新聞網)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国产精品自在线亚洲页码,手机看片av无码免费午夜,欧美三级在线播放_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