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 - 網站地圖
當前位置:主頁 > 寶雞旅游 > 正文

山地旅游

時間:2021-05-14 18:10 來源:寶雞新聞網 作者:寶雞新聞網 閱讀:

  太白山
  深山老林
  太白山海拔3767米,為中國大陸東半壁的第一高峰;頂峰叫拔仙臺,俗稱八仙臺。(臺灣玉山是3952米)
  1983.7.8星期五,我一個人只背一只挎包,下午五點離西安,乘火車晚上九點到眉縣火車站。住下。打聽太白山,皆不知。
  7.9星期六早五點半,渡過渭河到眉縣汽車站。九點上班車,十點到高廟820廠。依同車人的指示進山。不久,遇二名地質隊的青年,對我敢于獨闖太白山(那時‘旅游’還沒有在神州大地流行)很理解,很熱情地告訴我沿途情況,并寫下沿途的地名(是我問路的依據);見我穿著塑料涼鞋,說要穿球鞋才好爬山。
  土公路沿溪深入,上上下下,基本上是平路,路旁排樹,興旺欣榮,夏風晨露,興致盎然,行了一程又一程。土公路止于高平寺,十一點。在山間小道(山區大路)上看到幾位老農夫農婦背著鋪蓋要上太白山朝圣。在原始森林中,道路往往難以辨認。十二點半到中山寺,喝水吃干糧。此后開始上山。過了下白云,路邊樹叢中有不少蘑菇,我采了些(二天后全爛了)。下午二點到上白云。不久到駱駝村幾間道觀,吃了一碗面。三點到大殿,五點到斗母宮,六點半到平安寺。一路上的寺觀,其實只有二三間破木板房,有的正在修建;道路在太白山山麓的林海中,林木茂盛,枝干蒼勁,生機勃勃,山花怒放,人煙稀少,鳥獸群生。
  由于平安寺正在修建,不讓住,說前面明青寺可住。于是只好繼續跋涉崎嶇,沿途峭石嵯峨,山勢險峻,老鼠特多。晚上八點半才到明青寺,那是在崖壁下凹處的二間木房子,一半在巖內一半在巖外;有二位道人,已經有幾位朝山的老婦住下。簡單吃點,問道士‘保安宮余崇?!?966年在華山青柯坪的道士),皆不知;他們說太白山的老鼠是神物,不少野生動物都有靈。夜里很冷。
  7.10星期天,五點半起來,腳痛。山路直上白云間,眼前奇峰簇列,構成頂天立地的奇觀!七點到放羊寺,只見石羊,不見人蹤。這時超越了針葉林帶,上升到草灌地帶,遍地野花爭奇斗艷,灌木叢叢,喬木罕見,人跡難尋。到文公廟,一個鑄鐵的亭廟,三面臨空,視野開闊:但見太白山主峰(拔仙臺)岧峣勢無窮,高凌世界外,精瑩浸太空,寒擎天地間。此后在斜坡上常見‘白石流’(我把泥石流留下的一大灘白石頭斜坡稱為‘白石流’)。
  中午十一點到大爺海(山頂上的水池),有鑄鐵亭子;山頂常見鑄鐵物品,我覺得有點不可思議。海水清冽,徘徊良久,不知前進的路徑;又沒人可問,白費一小時,才在入口附近不起眼處找到繼續上去的路。土石山,光禿禿,多白石塊。下午一點到太白山絕頂——拔仙臺——一片平頂,白色石海,遠望如白雪蓋帽,故名‘太白’。拔仙臺上有小觀幾處,有道人幾個。
  那天晴空萬里,環視四周,感受到它‘峻出云表,高與天齊,登臨絕頂,群山變小’的情境。有詩為證:太白高聳俯關中,真氣冥冥帝座通;不畏浮云遮望眼,只緣身在最高峰。
  北坡上山,南坡下山。下到二爺海,走錯路;遇一山民,同行到三爺海后,我一人順著白石流下去到玉皇池、凌霄殿;殿小、破舊、無人。開始有針葉喬木,地上由積年枯枝敗葉疊成的‘地毯’,軟綿綿的;到處是奇花異草。三點到三清池、三清殿,仍是破舊、簡陋、無人。然后順既有的山路向左平行于原始森林之中,千年古松,蒼勁挺拔,老干新枝,千姿百態。四點過萬木森森環抱中的藥王殿。近五點到南天門,一所新蓋還沒上漆的木廟。走錯路,進死胡同,返回南天門;看腳下林海茫茫,無邊無際,又天將晚,于是決定在此過夜。
  那南天門的廟宇好像是蓋完總體就停工了。中堂貼一巨幅紙畫眾佛圖,上層眾佛像的主像象如來佛,中層眾人像的主像象MZD,下層眾菩薩像的主像象地藏菩薩;圖上寫道:毛帶一班臣子下凡,如今都歸天了云云。我搬來靠墻的木梯上閣樓,上面有幾堆兔肉肚腸,都生蛆了,蒼蠅嗡嗡。下來吃干糧(面包),知道干糧不夠用,強留二小塊面包,以備明天。天黑了。我把門堵上躺下。不久,門被推開,進一個人。他說,是藥農,姓鄧,從北面幾百里外進山采藥。他點火做包谷糊糊,我也吃點;我就把一塊面包拿出來與他吃。我們一邊烤火一邊談了許多風土人情 世俗民意;他說樓上的野兔是前幾天護林隊員殺的;還說他的采藥生涯以及深山老林里的猛獸毒蛇都可以與人善處,一個人也不怕。夜里凍醒幾次,添柴加火,這是盛夏時節??!
  7.11星期一,五點多天亮,我們吃了包谷面糊糊,又分吃最后一塊小面包(我已無干糧了)。鄧藥農送我上路,指示路徑。古木森森,左行,下,右行。竹林蒼郁,幽邃恬靜;或見流泉瀉壁,或見飛瀑凌空。一路上不見一個人影,也沒有遇見熊豹猛獸,只遇見二條蛇(各走各的,不再殺生);人踏出的道路,常常難以辨認;偶然也有岔道,我取其大者或下行者。終于大路沿溪而下(這是‘放心路’),趟過溪流,走出原始大森林是下午一點半。
  沿著山間谷地走,農田逐漸多了,農舍農夫也見了。因餓,進一戶人家,要買吃的,沒有,只要點開水喝。這里的房屋破舊,家俱簡陋,衣裳襤褸;知道這里農民溫飽成問題,衛生是顧不上啰。下午三點到厚畛子公社所在村;謝天謝地,我路沒有走錯!可是此地無飯店、無旅店、無商店、無班車!我進公社,二三個工作人員(大概是從‘大地方’派到這里的年輕干部)看了我的工作證,很客氣很理解,和他們一起吃了晚餐。住宿事宜由他們去請示領導;請示結果,婉言拒絕。于是我毅然笑別;我想,大不了重演五臺山下野營的舊戲而已。
  我順著土公路走到七八點天快黑時,在沒人煙的荒蕪處路邊的一個巖洞里住下;拾一些樹枝把洞口偽裝起來。沒鋪沒蓋,夜里很冷(大概海拔不低);又生怕毒蛇狼狗之類,稍有動靜就醒了。想想既然睡不成,近三點就上路了。
  星夜漆黑,能見度只有二米,好在是走公路。時聞犬吠,我拿著木棍警戒慢行。到五點能見十米,五點半可見百米,——天微亮了。由于腳痛,只好慢行?,F在是7.12星期二。七八點到一座橋頭,康逸琨天天向上,有小賣部,買餅干當早餐。九點半到沙梁子,在橋頭等車。想搭便車,不行。一直等到十一點半班車(以卡車代替)到,才得上車。車上人擠得少見!因為一路上修路,要等放炮,所以走走停停。到下午五點半才到周至縣(本來下午二點就應該到)。好在馬上接上班車,六點到普集(武功縣城)。晚上七點上火車,九點到西安。
  趕回宿舍,同室同學說:‘你再遲半小時回來,我們就向老師匯報了?!驗槲以?.8走前對他們說我去蔡家坡看個親戚,最遲星期一(7.11)晚上會回來的;現在都星期二晚上十點多啦。(蔡家坡在眉縣以西,火車大站)
  這四天的勞累,過了四天還恢復不過來;三個夜晚沒睡好,十天都嗜睡!
  這次深山老林里尋幽探勝的危險在于:原始森林中的路難辨認,如果走錯岔路,幾天都轉不出來,或冷 或暴雨山洪 或熊豹惡人 或饑餓(沒帶火柴 可吃的東西就少多了);再則超時太久,會導致英訓班領導和本單位領導的訓斥和處分。
  在畢業分手前一天,我才把真情告訴同室同學和陳德老師。

  當時有記錄,1996定稿復寫,2021.5.11打抄

(責任編輯:寶雞新聞網)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国产精品自在线亚洲页码,手机看片av无码免费午夜,欧美三级在线播放_首页